湘西神秘“转世村”百余人拥有前世记忆专家考察后结论如何

长期以来,关于转世人的传说,几乎存在于世界上每一个国家,最为典型的,当属上世纪初出生在印度德里,记起前世丈夫的四岁女孩萨蒂娜,以及国内依靠前世记忆,前往前世家庭认亲的唐江山。

可以看出,尽管转世的说法传得沸沸扬扬,但真实的案例却并不多见,他们如同凤毛麟角一样,以一个个独立个体偶尔出现在某个地区,吸引着人们的目光。

不过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后,在我国境内贵州、湖南、广西交界处的湘西侗族聚集区,却不时有自称转世人的大量案例传出,特别是通道侗族自治县坪阳乡,仅7800多人口中,自称能记起前世的村民,就达到一百多位,该乡也因此走红,成为全球最大规模的“转世村”。

为了了解开当地数量庞大的转世人身份之谜,国内很多科研机构的专家都曾前往寻求真相,那么,专家们对于坪阳乡百余人有着前世记忆的现象,给出了什么结论呢?

在坪阳乡母亲河都垒河的北岸,离河水不到二百米处,有一座三层的吊脚楼,它孤零零地守在河边,与其它村民的房子相距甚远,每当夜幕降临,在哗哗的流水声中,其黑黝黝的身影,显得更加神秘和寂静。

房子里面住着一位六十出头的妇人,由于丈夫早逝,唯一的子女又远在广州打工,她只能一个人住在这间历经数十年沧桑的吊脚楼里,靠向来访的人描述前世度日,她就是当地最具代表性的转世人石爽人。

按流传的说法,出生于1960年的石爽人,在两岁时的某一天,自己下楼梯时突然摔了一跤,当爬起来的那一刻,突然间记起了前世的经历。

于是她向大人们说,自己是转世回来的,前世名叫姚家安,生于1936年,24岁时由于疾病高烧不治离世,死时还留下一个两岁多的儿子,名叫吴春。

而姚家安正是坪阳村吴家离世不久的媳妇,也就在1960年5月的一天,24岁的她到田里种豆子,不知是被蛇咬了还是其它原因,回到家后就高烧不止,由于当时医疗条件落后,卧床三天后就死了。

石家小女孩是姚家安转世的消息传到吴家后,一行人很快来到石家一探真假,当问及姚家安生前的一些事,仅两岁多的石爽人竟然说得一点不差,大家这才信了,从此,两家人像亲戚一档走动。

而比这位母亲转世人还大两岁的吴春,听到对方讲起自己两岁前的趣事完全符合,也对其是自己母亲前世身份的说法深信不疑,不仅见面管对方叫妈,每年过年过节,还会拿礼物孝敬她。老人独居后,吴春更是把对方当成亲生母亲一样照顾,还为她住的吊脚楼加装了铝合金窗户。

距离石爽人的吊脚楼七百余米的山坡上,有一户姓何的人家,这家的女儿何姿娜,也是当地较为知名的转世人,因为她的转世身份更加不一般。

据她的父亲何彬回忆,女儿出生后两岁时,经常说起一些前世的事情,所说的内容,多与何彬的妹妹何芹有关。

而早在1986年夏天的一天,天气酷热难当,何芹从山上打柴回来,下到都垒河游泳解暑,当她游到深水区时,大腿突然抽筋,惊慌之下的她不知所措,一下被卷入漩涡中无法自拔,等到大人们赶到时,天真活泼可爱的何芹早已停止了呼吸。

何彬原本对女儿的话并不相信,可当她领着自己,来到当年妹妹被打捞上来的河岸,展示尸体摆放的地方和方位,并将妹妹曾经的入学通知书,从一本课本中找出来,仿佛亲身经历一般,何彬这才意识到,女儿正是妹妹何芹的转世。从此他对这个具有前世妹妹和今生女儿双重身份的何姿娜更加疼爱。

进入本世纪以后,随着坪阳乡“转世村”不断为外人所知,一些猎奇者纷纷到此旅游,而想要进入转世人家中访问和拍照,不仅要花钱请本村导游带路,还要带上一些礼物或是红包,从此坪阳乡自称转世人的家庭越来越多,按乡文化站的统计,截至2015年,该乡的转世人已达到110多人,不过这些家庭无一例外,家境都很贫困。

村民杨刚弟告诉我们,自己的儿子杨芋就是转世人,其前世身份居然是他的父亲,他说:儿子杨芋小时候一直和奶奶同睡,一天夜里突然睡眼惺忪地对奶奶说,这几天叫刚弟把房子修一下,不然一下雨就漏,那语气和表情,和杨刚弟当年修房时坠亡的父亲非常相似。

一些来访者曾对杨刚弟的说法表示质疑,他便把儿子拉到人前,一边递过一个客人带来的玩具,一边引导儿子讲讲前世的回忆,但是杨芋自始至终都羞红着脸,没有开口,杨刚弟只好尴尬地说,太阳太大了,只有刮大风下大雨的阴天他才会讲。

在杨刚弟的手机中,存有几十个前来拜访的老板电话,不久前,一个沿海的老板第一次见面,就给儿子杨芋发了两千元红包,这让他非常满意,因为平常的来访者一般只给几十元,超过一百的都很少。

独居的石爽人更是访客如云,在那栋孤零零的吊脚楼中,她以坪阳转世人代表的身份,一遍遍讲述自己的前世往事,如今,她每年接待的来访者超过两百多人,仅靠着这些人给的红包和礼物,生活过得非常滋润。

为了破解转世村之谜,大批专家学者纷纷前往坪阳乡进行实地调查,仅中南大学国学教授黄晋,就曾十余次到坪阳考察,他借助催眠技术,让这些转世人在催眠状态下开口,然后利用测谎仪对他们的描述进行评测。

虽然测谎仪的结果,表明转世人并没有说谎,但转世一说是否成立,黄晋依然不置可否,他表示:虽然转世人现象在全球都有发生,但是像坪阳乡这样集中出现的确实罕见,要想探究真相,需要社会学、民俗学、心理学等各方面学科共同解读。

2011年,通道县科委联合社科院相关专家,对坪阳乡转世人进行了专题考察研究,得出的结论是:转世人是真实存在的,但是尚未找到合理的科学依据。

2013年,通道县宣传部门组织部分媒体,请长沙某知名医院脑科专家对转世人进行了分析研究,为了研究力求精确,专家特地选了刮风下雨的阴天晚上进行测试,脑电波心电图弄了好几次,但还是没有足以证明转世人合理性的依据。

有专家认为,转世人现象在坪阳侗族聚居区的大量出现,和当地人对鬼神的崇拜有关,侗族人相信万物皆有灵,人死后灵魂会重转投胎转世,就像曾经让人无法理解的湘西赶尸、苗族蛊术一样,其实都是利用人们对鬼神的敬畏心理,有意无意营造出的神秘氛围。

通道侗族自治县文史办的吴主任,长期从事侗族少数民族文化研究,他认为,转世人现象,其实是当地人对离世亲人的怀念,以及对生命的延续期待,他们渴望亲人能死而复生重新团聚,以一种转世的身份回归家族,体现了一种思念和种族繁洐壮大的美好愿望。

近十几年来,把有着“转世村”称号的坪阳乡,转化成世界级的旅游景点,从而带动整个通道县的经济发展和居民收入,成为当地人梦寐以求的目标,所以他们希望,在坪阳转世人没有找到科学依据合理解释之前,要保持转世人的神秘感,以吸引更多的人前来探秘、旅游、观光,为此,坪阳乡专门设立了一个转世人展览馆及研究站,以供前来探访转世人的专家和游客们参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