涼山小伙論文“致謝” 看哭網友

□ 冬天的嚴寒讓腳長滿凍瘡,痛痒難耐﹔夏天暴雨打濕衣服書包,鞋子裡面灌滿雨水

□ 四周的大山阻隔我的視線,高海拔的陽光讓我的皮膚變得黝黑,但書本中的知識讓我的眼睛變得明亮

“冬天腳上長滿凍瘡,夏天暴雨打濕衣服。”“大學時勤工儉學,靠自己負擔了全部學費、生活費”

近日,南京大學電子科學與工程學院大四學生陳時鑫撰寫的畢業論文致謝在網絡上走紅。有網友被看哭,不少人將之稱為“現實版《送東陽馬生序》”。

據了解,陳時鑫出生在四川涼山州冕寧縣的一個小山村,去年收到了香港中文大學計算機系全獎直博錄取通知書。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聯系上陳時鑫時,他正忙於畢業典禮。對於走紅,他表示:“熱度終會散去,我還是更希望潛心科研,真正做出對國家、對社會有益的工作。”

陳時鑫,1999年出生於四川涼山州冕寧縣一個背靠大山的小村庄。在他小的時候,父親外出打工,母親在家經營著田地。他懂事早,農忙時節幫母親做農活,插秧、拔稗子、割谷子、喂豬,幾乎樣樣都會。

后來奶奶不幸癱瘓在床,陳時鑫幫奶奶擦身體、洗衣服。因為治病費用昂貴,家裡條件尤為拮據,他周末就到山上撿菌子、摘茶葉,到河溝捉泥鰍拿到縣城賣。一天下來隻能賺到幾塊錢,攢夠了錢,就買必要的學習用品和書籍。

“高海拔的陽光讓我的皮膚變得黝黑,但書本中的知識讓我的眼睛變得明亮。”農活之余,陳時鑫利用一切時間讀書,並順利考入縣城的中學。為了節約生活費,上午課完后騎車回家自己做午飯,然后又急著騎回學校,晚上8點回到家中,一天騎行十幾公裡。為了趕時間,他拼命把自行車騎到最快。

“冬天早晨,朔風扑面如刀割,鞋子比較單薄,腳上受凍長了凍瘡,手干裂開甚至出血。”陳時鑫回憶,一個書包從四年級背到了初中畢業,沒有錢買書就借書,初中三年閱讀了很多書,在大小作文比賽中經常獲獎。中考時總成績在冕寧縣排第二。

陳時鑫說,少年時的經歷磨煉了他吃苦耐勞的意志,憑著不服輸的精神,懷著走出大山的願望,他參加了成都市的外地生招生考試,並被成都石室中學北湖校區錄取。

成都的消費遠比家鄉高,為了省錢,他到食堂常常點最便宜的套餐,從來不買零食飲料﹔同學們買各種各樣的輔導書,他就撿高三學長丟棄了的輔導書,每一本都認真做完。

由於學習環境發生變化,極不適應的他一度感到自卑。“剛到時,和同學差距不是一點點,甚至聽不懂英語老師上課的口語”。短暫消沉后,他抓緊一切時機學習,課下向老師反復請教溝通,一點點突破,成績從前十逐漸穩定在前三,多次名列年級第一,還曾被評為成都市“勤儉美德少年”。

2018年,陳時鑫順利考入南京大學,並選擇了心儀的集成電路設計與集成系統專業。他說,設計出鐫刻著自強不息精神的中國芯片,“立自強志,強中國芯”是自己一直的信念,“芯片是一個國家發展高科技的關鍵,我希望能夠攻克芯片難題,為祖國芯片研發貢獻一份力量”。

大學期間,靠著勤工儉學和獎學金,他支付了自己的學費和生活費。“求學之路走到今天,離不開家人對我學業的支持、老師的耐心教導以及好心人的幫助。”陳時鑫說,自己曾受益於一個公益組織,一位好心人連續多年對其資助。至今,他們依然保持著書信聯系,並成為了很好的朋友。

大學四年,陳時鑫綜合評價均為優秀,入選教育部“卓越工程師培養計劃”,先后獲得棟梁特等獎學金、國家勵志獎學金、江蘇省四川商會獎學金、南京大學優秀學生標兵、楊藍雲領導型人才獎學金、南京大學優秀共青團干部、人民獎學金社會工作獎等多項榮譽,並獲評南京大學年度人物。

他還積極參與志願活動,和同學們為大涼山等地鄉村學子宣講學習經驗、指導志願填報等。回鄉期間,他還義務輔導同村孩子,幫助不少孩子考上中學。

去年,陳時鑫收到了香港中文大學計算機系全獎直博錄取通知書。今年8月入學后,他將在芯片自動化設計領域深造。接受採訪他表示,“如果博士畢業后能夠為打造中國芯貢獻一份力量,還是很有意義和價值的”。

近日,陳時鑫撰寫的畢業論文致謝在網絡上走紅,引發了網友們的廣泛關注,還被央視新聞、人民日報、新華社等媒體點贊,被稱為“現實版《送東陽馬生序》”。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聯系上陳時鑫時,他正忙於畢業典禮。陳時鑫表示,最近採訪他的媒體比較多,“感謝媒體朋友們的報道,介紹我的致謝,我也收到了許多朋友的問候,真的謝謝大家!”

“從大山腳下走向讀博,我走了一條很長的路。有幸一路從小村到城市,從大山到平原,從中國西部到東部,這不容易。但我的成長離不開國家政策的支持、母校的培養、師長的提攜、父母的養育之恩、朋友的鼓勵交流,我的努力可能只是其中最微不足道的一部分。” 陳時鑫說。

陳時鑫表示:“我想還有許多人兢兢業業在自己的崗位上奮斗青春,我可能只是有幸被選作一個代表被看見,每個認真努力的人都值得一個大大的贊。”

“那些啟發過我的老師,千山萬水,師恩永念﹔那些同行求學的伙伴,世事經年,情誼如金。借這句話,感謝所有幫助過我的人!”陳時鑫說,“教育和知識為我打開了一扇走向世界的窗戶,我們也欣喜地看到國家對少數民族地區的投入、教育質量的改善,相信未來會有更多學子能夠走出大山,實現夢想,回饋家鄉。”

對於走紅,陳時鑫回應說:“熱度終會散去,我還是更希望潛心科研,真正做出對國家、對社會有益的工作。”

人民日報社概況關於人民網報社招聘招聘英才廣告服務合作加盟供稿服務數據服務網站聲明網站律師信息保護聯系我們